惊倦versus

平平无奇小学霸

追妻火葬场(上)

犬蝠 哈德  小甜饼是个中篇吧,(一)

(追妻火葬场)

大战结束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迈入新的轨道。

霍格沃茨的学子们也在努力地从大战的阴影中走出来

在大战的尾声,没错,决定成败的时刻,所有人都看到了马尔福家金色的小少爷,确切的说是铂金色的小混蛋,带着满脸的泪痕一跃而起,将自己的魔杖扔给了,死了但没有完全死的救世主波特先生。

这一跃约等于结束了战争,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巫师界女孩们的哭声。

原因很简单,波特和马尔福官宣了,魔法界的颜值天花板和公认的运动系全民男神内部消化了,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痛苦的了。

当然有一种人还在开心的笑着,那就是哈德的同人女们,这是他们做梦都想看到的东西。

大战后的霍格沃茨进入了少有的安宁的状态,主要还是归功于救世主,他对小马尔福的攻略使得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的火药味减少了许多。

是的,只是减少,而不是完全消失。但出乎预料的是,仅剩的一点火药味存在于两位成年人之间。确切的说,是两位教授之间。

西弗勒斯 斯内普,著名的蛇王,他和如今的狮院院长 小天狼星布莱克 之间的火药味,连没鼻子的卤蛋也闻得出来。

当然多数时候,是狮院的蠢狗单方面挑衅蛇王。

毕竟自开学以来,但凡脑子没有被芨芨草长满的人都看的出来,我们的蛇王,蜕变了。

不知道何时开始的,一向阴郁的斯教似乎在战后 也抬起头看生活了。虽然他没有完全释怀,但是现有的改变已经足以让人们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斯教了。

所有人对这一点都很满意,只有一个人,布莱克,似乎对于西弗的改变痛心疾首。

顺便提一嘴,这位阿兹卡班教主,一只漆黑但是英俊的蠢狗,在大战后成功翻身,澄清了所有事实,成功地成为了格兰艹多的院长,也成功地使格兰艹更多了。

不过现在蠢狗的挑衅对于斯教而言已经什么也不是了,他的生活有太多地方可以改变了,新鲜感在斯内普的战后生活中从不缺席。

他在校外买了一套别墅,在他的花园后面是另一套别墅,再通过去就是一个小区,那里大多住着魔法部的年轻人,他们总因为一些小事嚷的天花乱坠,让人头昏脑胀。但现在斯内普觉得这没什么,毕竟自己熬魔药时都在学校,所以家的周围热闹一点也不会影响什么。

在斯内普家不远,住着他的教子和哈利波特,斯内普刚搬过来知道他们住在附近时,总有一种不安在心头萦绕,没来由的挥之不去。

不过很快,这种不安感就被印证了,他这辈子都不想看见的一个人,小天狼星布莱克,就住在不远处,他去魔法百货商定买药材的必经之路。

“喔,鼻涕精,你竟然换下了你那一排排扣一直扣到下巴的长袍,这真是不可思议。你那新买的银绿色的马甲像是麻瓜老头下棋时的坐垫。”当然,忽略这段仇家的评论,斯教在洗了头,换了衣服之后,颇有几分少年感喷薄而出,毕竟黑眼睛浓睫毛的青年,没有人会不喜欢的,除了布莱克。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斯内普理所当然地忽略布莱克。愚蠢的格兰芬多,像一颗尖叫的曼德拉草一样,这样聒噪的声音,谁又会去在意呢。

“布莱克!你什么毛病?难道鼻涕虫把你的魔杖腐蚀了吗?这才导致你往我家门口放了不下十万只鼻涕虫!”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两次了,“你出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做个了解。”现在,斯内普先生觉得,小天狼星布莱克成了自己蜕变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呵,难道我们油头圆脸的小蠢蛋想要跟我打一架吗,来啊,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评论(2)

热度(9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